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

谢谢你对我的好

时间:2019/11/18 13:43:13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4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三辆单车相互追逐着,笑声洒得很远很远。有什么能比青春岁月里最纯最真的友谊更珍贵呢?1那是个雨天,许心怡把书包顶在头上,一步一步跳着,躲闪地上的水泡儿。骑着单车飞驰而过的官越停了下来,用一只脚支着单车,吹了声口哨,然后喊了声:“嘿,我带你!”穿过那条长长的小巷,许心怡跳下单车,伸出...

三辆单车互相追逐着,笑声洒得很远很远。有什么能比青春岁月里最纯最真的友谊更名贵呢?

1

那是个雨天,许心怡把书包顶在头上,一步一步跳着,躲闪地上的水泡儿。骑着单车飞驰而过的官越停了下来,用一只脚支着单车,吹了声口哨,然后喊了声:“嘿,我带你!”

穿过那条长长的冷巷,许心怡跳下单车,伸出手:“雷锋同学,熟悉一下吧,我叫许心怡。”

官越被她这样大大方方的样子弄得有些不好意思,想了一下,挠挠头说:“照样不握了吧,我叫官越,官越做越大的官越!”

许心怡笑了。这名字,真好玩。

从那个雨天开始,许心怡几乎天天上学、下学都可以碰到官越。碰到了,官越就一脸阳光地“嘿”一声,许心怡也就大大方方地跳到他的后座上,让他载一程。

2

许心怡晃着两条长长的腿坐在官越的单车后座上时,会嚼着泡泡糖,说着数学课上若何被老吴同志骂没大脑,似乎在说与她不相干的事。她轻轻笑着:“你知道我们同学叫我什么吗?”

官越略略扭了扭头问:“叫什么?不会是傻丫头吧?”

许心怡吃吃地笑:“单细胞动物。因为我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计较。”

官越使劲扭着车把,强忍住笑,不让自己从车上倒下来,说:“单细胞动物,你真可爱。”

许心怡“啪”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大声说:“喂,祥子,你要摔了本蜜斯,那你的祸就闯大了。”

官越使劲地骑着车,喊了声:“遵命。”然后把车踩得飞快。

许心怡从不知道官越那么聪明,每次他们那个年级里的第一都是他啊。林小朵八卦这番话时,许心怡差点儿就把自己的舌头咬掉。自己那么笨,跟他说了那么多傻话,多让他见笑呀。

再会着官越时,许心怡便咬着唇不措辞。官越满头大汗,显然是刚打完篮球,他问:“单细胞动物,谁惹你了,你不是没心没肺的吗?”

“你干吗骗我?”

“骗你?”

“你成就那么好,可你从来都没告诉过我。”许心怡像受了很大委屈似的。

官越长长地舒了口气:“喂,我只是没说而已,这叫骗吗?再说这重要吗?”

许心怡撅着嘴,不理官越。当然重要,他那么聪明,假如知道她的成就每次都在死活线上挣扎,会笑话她的。

还有,哪个女孩儿没苦衷啊?谁真的是没心没肺的单细胞动物啊?唉,烦死了。

3

官越忽然在上学路上等不到许心怡了。他有些纳闷,哪会有人不爱好自己的同伙进修好的。原来,许心怡的没心没肺都是装出来的。唉,这丫头,真够傻的。

上课间操时,官越远远地看到许心怡。她穿戴宽大的红格子衬衫和牛仔裤,梳着长长的马尾辫,和林小朵勾肩搭背。官越想,其实她不用为那点儿事自卑的,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呢!

走过官越身边时,林小朵拍了官越一下:“大帅哥,这回有你表现的机会了。心怡买了辆新单车,可她不会骑。”

许心怡的脸却腾地红了起来,她推了林小朵一下,嗔怒道:“谁让你嘴快的。”

林小朵说:“害什么羞啊,不然,你要摔倒,我可不扶你。”

就这样,太阳落山时,官越就和林小朵、许心怡在操场上演习自行车。

别看许心怡个子高,可动作却笨得厉害。林小朵都可以骑着单车在操场上绕整圈了,许心怡扶着车把还心惊肉跳的。她看了一眼官越:“算了,我照样不学了。”话说得很沮丧。

官越说:“都坚持一个礼拜了,其实你已经可以骑了,只是有点儿不自信。你行的,学会了,我与你一路体会并肩飞驰的感到。”

许心怡被官越的诚恳打动了,她努力地点点头,跨上单车……

坐在跑道的看台上,吃着官越买来的蓝莓冰淇淋,许心怡幽幽地说:“官越,你不嫌我笨吗?”

官越说:“嫌啊,你笨得像企鹅。”

许心怡眼含飞刀,又沮丧地挪走了眼光。

“傻丫头,谁说你笨了?你就是太没自信。就像刚才,没有我扶,你也骑得很好啊!心怡,很多时刻,力量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。”

“你知道我有一次数学考过零分吗?”许心怡的声音小得像蚊子。这事就连林小朵都不知道。

抬开端时,许心怡的脸上满是泪水。

4

许心怡居然上课举手了!

许心怡居然报名参加班干部选举了!

许心怡红着脸拉林小朵的衣襟。林小朵说:“喂,你还会装淑女害羞啊?”

官越说:“许心怡,你得请客!”

许心怡抬开端问:“是因为你的赞助使我有自信了吗?”

官越摇摇头:“是因为——我们可以一路骑单车了呀!”

三小我去吃麦当劳。路上碰到一位阿姨,她说:“这小哥儿俩是要去干吗呀?”

许心怡愣了一下,她不熟悉这位阿姨,她怎么知道……

林小朵嘻笑着接过话茬儿:“舅妈,小哥请我和我同学去吃麦当劳!”

许心怡的眼光在官越与林小朵的脸上晃来晃去。林小朵说:“唉,反正大功告成了,我照样招了吧!官越是我舅家的哥哥,所以,我们是兄妹!因为那阵子你不快乐,所以我才求官越帮你的。”

那次数学测验后,许心怡外面上嘻嘻哈哈的,可是上课时常会走神,本来就不自信的她,更加沉闷了下去。林小朵是心怡最好的同伙,怎么会看不出来呢!心怡不跟她说,她也害怕伤好同伙的自负心,假装不知道。后来她把这件事告诉了高一年级的官越,官越说:“我来试试看。”

所以,那个雨天,林小朵下学后有意说有事先走了,然后官越才找机会带了许心怡一程。

“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……”林小朵很怕许心怡会生气。

许心怡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,官越站在一边不知若何是好,林小朵也掉下眼泪来。

少焉,许心怡走以前搂住林小朵,说:“小朵,感谢你。有你们这么好的同伙,我高兴还来不及,怎么会怨你们呢?”

三辆单车互相追逐着,笑声洒得很远很远。有什么能比青春岁月里最纯最真的友谊更名贵呢?


相关评论
菠菜导航网Copyright © 2010-2022